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利新闻 > 图说·深度

靓丽人生初心伴

(李广彦)鄂北,湖北的粮仓,也是旱包子,年年靠提水抗旱保丰收,代价大、成本高。为彻底拔掉旱根,3年前,省委省政府启动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,从丹江口水库引水到革命老区大悟县,270公里输水线路全程自流。大工程大舞台,第一批来鄂北局的人员都是各路精英,易晓丽便是一个优秀分子。

易晓丽身材不高、眉清目秀。那年结婚不久且有一子,执意来鄂北,只因大学学的是水利,农业水土工程研究生。

易晓丽所在的广悟部负责随州市随县、曾都区和广水市、大悟县四地工程建设和管理。建设初期人员少,内勤这摊儿事需要心细的女同志,易晓丽顾全大局,服从组织安排,甘愿学非所用、大材小用。

“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”管理就是服务,工作只能超前,不能滞后。从政府采购、会议接待到文件处理、档案整理;从职工食堂,到车辆调度;从环境卫生到门卫安全等等,包括财务报账员也都易晓丽兼任。大量日常事务完成一笔销号一笔,工作日志写得密密麻麻,她像部机械不停运转。易晓丽成为大家信任的“管家婆”,但却愧对幼小的儿子。老公是企业高管,经常加班出差,俩人都少有时间管孩子,全靠公婆带。“孩子跟留守儿童差不多,对婆婆亲,小时候还好,现在孩子记事认人了,每次回家最想见孩子,也最怕说再见,不忍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,每次都是趁他不注意悄悄离家回工地,刚培养两天感情,又在多日的思念中煎熬……”说起这些易晓丽便揪心难受。

让易晓丽没想到的是,不久发生的事情让大家都跟着她揪心担忧。她怀第二胎时,依然坚持上班,每周从武汉家中赶到广水工地间上,也许连续奔波劳累,正在广水工作的她突然羊水早破、孩子早产,当地的医疗条件不能保证娘胎里仅仅2斤多小生命的安全,救护车呼啸着直奔武汉,孩子保住了,她也闯过了鬼门关。

2018年1月调度运行部成立,组织上考虑易晓丽不便在一线工作,调她回汉,在调度运行部工作,她感受到党组织的温暖,家族添丁,工作增劲,很快进入新角色,熟知新领域,牢记通水梦想,加倍努力工作。

调度运行部分运行管理科、水情调度科,负责调度方案、水假制定、供水立法等工作,她在科长带领下,首先抓好水价测算。一切都是首创,没有经验可循,一切都在摸索。水价制定原则既要考虑建设成本,也要考虑地方实际情况,易晓丽深入调查研究,向省外大型调水工程学习,广泛征求各方意见,水价报告多次修改,但她还是觉得不成熟,她希望报发改委后能一次顺利通过。

供水立法工作关系到工程长久运行。易晓丽坚持结合本省实际,不断研究地方性法规,广泛征求工程沿线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意见,连乡镇代表邀请来一起参加座谈会,工作细化到每条每款都查依据、纵向横向多方比较。期间不断有新思想和新问题出现,反复修改几十次,每次修改稿都存有底稿。“法律非戏言,具有权威性,一旦出台公布就只能执行不能随便修改,一个标点符号都可能产生歧义,定稿前一定要慎之又慎,不论水价测算还是供水立法,我们的工作都是全省首创,在报请省委政府前一定是非常成熟的东西。”易晓丽之言颇有学者风范,同时也流露着自豪与骄傲。

鄂北局优秀人才济济,工作氛围逼人成长。易晓丽见贤思齐,常看别人的优点,反思自己的不足。有时季节性和突发性任务扎堆地来,加上她兼职党务工作者、分担部分财务报销工作,事情比较繁琐,但她从不马虎大意,不敢有丝毫懈怠,有条不紊地一件件去认真完成,发现问题就及时报告领导。工作忙碌不能哺乳孩子,易晓丽就把奶挤出放在恒温袋里,下班回家喂孩子。“领导关心我,同志们理解我、包容我,身边每个人都很好,关注我成长。”她是怀着感恩之心热情工作的。回忆当年大学入党,她不加思索道:“当时心灵非常纯洁,就是觉得党组织是最先进的,优秀学生都积极要求入党。入党后身份不一样了,处处严格要求自己,学习工作更加努力。”回想初心,易晓丽充满自豪,我想,她在平凡工作中一步步走向成熟,这应该是她始终守住初心吧。

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
相关信息